梁 智

蒙神恩待,我被弟兄姊妹選舉為教會中層帶領。一天,我到一處教會落實教會清理工作,聽到弟兄姊妹反映韓某(我小姨妹)做教會帶領期間,聚會交通常講字句道理,總以作工多年為資本,顯露、誇耀自己盡過多少本分、受過多少苦,讓人崇拜她、聽她的。她還一貫轄制人、教訓人、打擊人,隨意論斷弟兄姊妹,說這個人信神不能蒙拯救、那個人也不行等等,導致弟兄姊妹都受她轄制、怕她三分。一次聚會中,福音組組長張弟兄反映工作果效不好,韓某就一個勁兒地摳問為什麼沒果效,把張弟兄摳問得不敢抬頭,可她仍是不放過,用手拍打著桌子厲聲訓斥。散會後,她又讓張弟兄留下來繼續盤問、教訓,導致張弟兄好長一段時間情形不好,活在消極誤解中。韓某被撤換後,依舊我行我素,不思悔改,在小組聚會時釋放觀念,散佈消極,攻擊、論斷帶領工人,攪擾、拆毀教會工作,教會帶領同工多次交通真理幫助她,並給她指出攪擾教會工作的後果,韓某不僅沒有悔改之意,還故意提問題刁難帶領同工,致使帶領同工受其轄制情形不好,影響了教會正常工作。

聽著弟兄姊妹揭露韓某的種種惡行,我心裡很是氣憤:「韓某怎麼這麼卑鄙、惡毒呢?竟做出這些惡事!唉,這也難怪,她從小就任性、蠻橫,在家時她哥哥、姐姐都怕她三分,什麼事都得順著她,不順著她就又哭又鬧的;韓某結婚後仍是這樣,她公公、婆婆都是信神的,對她很好,可一件事不如她意,她就會挑事鬧事,撒潑罵公婆。根據韓某在教會中的一貫表現以及她日常生活中的人性活出,對照原則中說的『惡人就是本性惡毒,沒有良心理智、沒有人性的人,所以他們做了多少壞事都沒有愧疚感,沒有羞恥感。……惡人心地惡毒,恨惡好人並喜歡欺壓老實人、軟弱人,還常常巴結、勾結更惡的人,總以作惡為快樂,惡人是閒不住的,若不作點惡就不舒服。所以說,凡是不追求真理而作惡較多的人都是惡人』(摘自《精要選編·必須會分辨幾類人才能作好教會工作》)來衡量,她沒有良心,沒有人性,本性實質就是惡人啊!」這時,教會帶領同工和一些弟兄姊妹提出要整理韓某的開除資料,將她開除出教會!聽到這話,我心裡特別糾結,心想:「雖然從韓某的所作所為看她確實該開除,但她畢竟是我妻子的小妹,我們是親屬關係,肉體上是一家人呀!我要是表決開除她,以後我怎麼面對岳母一家呀?他們肯定會說我沒有人情味,六親不認,甚至還會因此和我斷絕關係。可若我不表決開除韓某,那就是包庇惡人,是對抗工作安排,直接抵擋神啊!……」我猶豫不決,心裡難受、痛苦,在激烈地爭戰著,是收集資料開除韓某,還是網開一面為她說話將其留在教會裡?此時,我大腦飛速地轉動著,想到岳父母一直特別器重我,我家條件差,結婚時他們不但沒跟我要彩禮錢,還給我家買了一套家具、一台彩電和電風扇,就連領結婚證的五百元還是他們給的呢;孩子出生時,岳母又給孩子買了許多生活用品,平日裡他們沒少給我們買這買那的……這些我都看在眼裡記在心上,岳父母一家人對我實在太好了,俗話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我一定得報答他們的恩情……此時,我渾身軟弱無力,無法面對要開除韓某這個事實。韓某從小嬌生慣養,深得岳父母寵愛,她哥哥、姐姐都讓她三分,現在我要表決開除她,岳母一家人知道了還不得說我無情無義、恩將仇報呀!唉……我以後又怎麼面對岳母一家人呀?

教會帶領周姊妹看到我一臉糾結的表情,對我說:「梁弟兄,韓某一貫打岔攪擾教會生活,根據原則應該開除出教會,這可是維護教會工作利益的大事呀!咱們得體貼神的心意,不能憑情感、徇私情啊!根據你小姨妹的種種表現,我們打算搜集整理她的開除資料,然後根據作惡事實定性開除。」此時我很無奈,內心糾結、痛苦、擔心、顧慮交織在一起,難以釋然,但面對弟兄姊妹的呼聲,以及小姨妹的種種作惡表現,我也無話可說,只得點頭贊同。

 

實行真理, 審判刑罰, 認識自己

就在這時,有弟兄姊妹提出異議說:「韓某信神多年,以往撇家捨業在教會盡本分,也受了不少苦,沒有功勞還有苦勞,應該再給她一次悔改的機會吧。」聽到這話,我明知這些弟兄姊妹被韓某外表的好行為迷惑,對她沒有分辨,我應該結合韓某的表現交通分辨的真理,讓他們明白神的心意,神拯救什麼樣的人,淘汰什麼樣的人,從而對韓某有分辨。但我轉念又想:「韓某畢竟是我的小姨妹,是岳母的寶貝女兒,我現在要是作出決定整理她作惡的事實,將她開除出教會,那會得罪岳母一家人的,後果無法設想。我是帶領,我作出的決定還是很關鍵,是能起到決策作用的,我若是為小姨妹美言幾句,過後再和她交通讓她好好悔改,以後不再攪擾了,那她不就不用被開除了嗎?這樣也就不會得罪岳母一家人了。」想到這兒,我臉上露出了笑容,心裡也舒暢了許多,便和教會帶領同工交通說:「韓某的表現確實是惡行,也是過犯,但她信神多年,以往傳福音受了不少苦,也傳了一些人,沒有功勞還有苦勞,人有過犯也在所難免,神的心意是最大限度地拯救人,應該再給她一次機會,將功補過,如果她再作惡,那時再開除也讓她心服口服。」聽了我一番“擲地有聲”的言語,周姊妹欲言又止,大家也沒再說什麼了。

雖然我無視教會的工作原則將惡人留了下來,但神是聖潔、公義的,神的性情不容人觸犯,神的責罰、管教臨到了我。兩天後,我得了口腔潰瘍,並且一下出現三處潰瘍,嘴裡火燒火燎的,疼痛難忍,有時疼得都不想說話、吃飯,甚至晚上睡著後還疼醒了。痛苦中,我向神禱告:「神啊!我得了口腔潰瘍,疼痛難忍,我知道病痛臨到是你的愛,有你的美意在其中,願你開啟我明白你的心意,能認識自己得病的根源……」

那幾天,我一直在病痛中禱告尋求。一次靈修,我看到一段講道交通說:「情感太重的人他所顧念的都是肉體之情,並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只能傷害神的心,因為他實行不出真理,維護的不是神家的利益;情感太重的人心中沒有神的地位,也不喜愛真理,他是友情為重,個人利益第一,因此情感太重的人在臨到患難時能出賣真理、出賣神。因為他在體貼肉體之時,他是以真理為代價來搞交易的,為了滿足親人朋友的利益,他什麼事都幹得出來。因此,情感太重的人若不能悔改變化,就成了廢料,沒有什麼用處。」(摘自上面的交通)我清楚地意識到了自己得病的根源,是因著我情感太重,心裡沒有神的地位,沒有敬畏神的心,為了維護與岳母一家人的肉體關係,我不僅不能按照真理原則行事,維護教會的利益,還能出賣真理原則,利用自己的地位、職權來包庇惡人,把韓某繼續留在教會中……我越揣摩越難受、自責,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我明知小姨妹是惡人,為什麼就不能堅持原則開除她呢?我為什麼怕得罪岳母一家而包庇惡人呢?我想到神的話說:「……人是從神來的,人的生命是神給的,人的一切都是神給的,人應該感謝的是神,任何有恩於我們的人我們都應該從神領受……」(摘自《基督的座談紀要·認識自己的錯誤觀點才能認識自己》)「神創造了這個人世間,將人這個帶有神賜給生命的生命體帶到了人間,轉而人有了父母,有了親人,不再孤獨。從人看到這個物質的世界開始,人就注定要在神的命定中生存,是神的生命之氣將一個個生命體支撐著『長大成人』。」(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神是人生命的源頭》)是啊,神是我們人類生命的源頭,我們的一切都來源於神,我的婚姻也是神的宰命定,岳母一家人對我好,我應從神領受,感恩神的愛,也應根據真理原則來對待他們,在家庭中力所能及地盡自己的一份責任與義務,不做沒人性的事傷害他們,但在涉及真理原則的事上,我不能違背真理原則憑情感行事,拿教會利益做交易維護肉體關係,這才是有良心理性的人該實行的做人原則。可我被撒但敗壞太深,只從外表現象看事,認為平日裡得到岳母家對我的關照和資助,若我實行真理開除了韓某,深怕他們說我無情無義、恩將仇報,甚至與我斷絕關係,我便網開一面將韓某留在教會裡。我明明已經分辨出韓某是惡人,還能這樣昧著良心做事,以出賣真理原則來維護自己跟親人的肉體關係,只認親人講親情,對惡人講良心、講愛,而置神的託付與弟兄姊妹的生命於不顧,將惡人留在教會裡攪擾教會工作,危害弟兄姊妹,我實在是太自私卑鄙了,這是更嚴重地悖逆神、抵擋神,這才是真正的忘恩負義啊!

接著,我又翻開神的話,看到神說:「那些在教會中釋放毒言惡語的人,那些在弟兄姊妹中間散佈謠言、挑撥離間、拉幫結夥的人……他們是正宗的魔鬼撒但。他們所做的都是打岔攪擾神的工作,他們做的都是攪擾弟兄姊妹的生命進入,破壞正常的教會生活,這些披著羊皮的狼早晚都得被清理出去,對這些撒但的差役應採取毫不客氣的態度,採取棄絕的態度,這才是站在神的一邊,若不能做到這一點的都是與撒但同流合污。」(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對不行真理之人的警告》)還有講道交通中說:「有一些人從敵基督、惡人或者假帶領身上知道了一些作惡事實,但他不揭發檢舉,站在撒但一邊,他沒站在神一邊,這就在他的惡上有份了,包庇、袒護惡人,對神沒有忠心。他在假帶領、敵基督的事上站在撒但一邊,他沒站在神一邊,這樣的人屬於什麼人哪?這也是不信派,是惡人的幫凶、同夥。」(摘自《講道交通(十三)·神定規人結局的原則》)神威嚴、審判的話語使我恐懼戰兢,看到神的性情聖潔、公義不容人觸犯。惡人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神的態度是恨惡、厭憎,對待那些有分辨還能站在惡人一邊為其說話的人,神的態度也是極度的厭憎、忿怒!想想弟兄姊妹反映韓某經常釋放謬論,散佈消極,攪擾教會工作與教會生活,還打擊、整治弟兄姊妹,攻擊教會帶領同工,導致弟兄姊妹都受她轄制,給教會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都帶來了嚴重的虧損,這正是神顯明出來的惡人,是應該開除的對象!可我卻為了維護自己的肉體利益,維護與岳母一家人的親情關係,袒護、包庇惡人,站在惡人一邊充當惡人的保護傘,我這不就是惡人的幫凶、同夥嗎?這是明知故犯觸犯神性情呀,神豈能容讓我這樣任意妄為做打岔教會工作的事呢?想到律法時代的以色列民,他們雖聽不見神的親口發聲,但他們對耶和華神卻滿了敬畏之心,無論是誰犯罪都按耶和華神的律法來處罰,誰也不得違背,就是位高權重的祭司犯罪也不能包庇,自己的親人犯罪也沒有人敢憑情感、徇私情的,他們蒙神祝福的「祕訣」就是敬畏、忠心與順服。如今我親眼所看、親耳聆聽神的話語,並在教會擔負帶領的本分,卻對神沒有絲毫的敬畏與懼怕,明知小姨妹是惡人,在教會中打岔攪擾不起好作用,我卻不堅持真理原則、主持正義開除她,還袒護、縱容她,這屬於窩藏撒但,是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撒但差役啊!此時,我心裡感到很害怕,知道自己袒護、包庇小姨妹,已在神面前犯下嚴重過犯,若再不悔改繼續包庇惡人,就是事奉神卻抵擋神的惡者,該遭受神的咒詛與懲罰了。看清了問題的實質,我趕緊向神悔改,無論如何要把惡人開除出教會,使弟兄姊妹不再受惡者的攪擾和危害。於是,我立即給教會帶領寫信,讓他們根據工作安排繼續整理韓某的開除資料,儘快將她開除出教會,以此來平民憤、安神心。當我向神回轉時,我的口腔潰瘍不知不覺好了,神真是太全能、太奇妙了!

經歷了這一次事,我就認為自己已不受情感轄制,能實行真理來維護教會的工作了,但當神又擺設實際環境來顯明我時,我才看到自己被撒但敗壞太深,撒但的處世哲學太重,若不是神話語的帶領,我很難看透情感的實質,勝過撒但的試探。

 

實行真理, 審判刑罰, 禱告神

幾天後,我有事去岳母家,韓某正在那兒,她狠狠地瞪我一眼,扭頭就走了。岳母(糊塗信)看到我,生氣地說:「你小妹撇家捨業作工多年,傳福音也受了不少苦,哪個人沒有敗壞性情?你不要六親不認,你若開除她,我跟你沒完!」妻子因著情感重,又對韓某的實質沒有分辨,也在一旁隨聲附和著。我與她們交通神的心意與韓某作惡的表現,岳母一點也聽不進去,流著眼淚直衝我發火,還威脅我要與我斷絕關係。看到這些,我心裡很痛苦,難受得飯也吃不下。

晚上,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思前想後怎麼也睡不著。想到一邊是得維護教會利益開除惡人,一邊是岳母與妻子的威脅、攔阻,我該怎麼辦?我思想著、琢磨著,內心在激烈地爭戰:「如果開除韓某得罪了岳母與妻子,她們可能會和我斷絕關係,甚至家庭破裂;如果把惡人繼續留在教會裡,那就會給教會工作、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危害。我應該站在哪一邊?」我猶豫不決,只有切切地向神禱告尋求:「神啊!臨到這事我很苦惱,心裡黑暗、痛苦,受捆綁,不知怎麼辦,但我願意仰望、依靠你,求你開啟帶領我能找著一條準確的實行路,掙脫撒但的捆綁與攪擾。神啊!你知道我沒有得勝撒但、超脫罪惡的能力,求你加給我信心和力量,帶領我衝破撒但的黑暗權勢為你站住見證。」

禱告後,我想到神的話說:「神在人身上所作的每一步工作,在外表看到的好像是人在與人接觸,好像是出於人的安排,或出於人的攪擾,但是背後每一步工作、每一件事都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都需要人為神站住見證。就像約伯受試煉的時候,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而臨到約伯的是人的作為,是人的攪擾。」(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都說貼著神的負擔,維護教會的見證,誰貼上了?問一問自己,你是貼著神的負擔的人嗎?為神你能實行公義嗎?你能站起來為我說話嗎?你能堅信不移地實行真理嗎?你敢於向一切撒但的作為爭戰嗎?為我的真理你能不憑情感揭露撒但嗎?你能讓我的心意在你身上得到滿足嗎?關鍵時刻你心擺上了嗎?你是遵行我旨意的人嗎?」(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十三篇》)神一句句責問的話語使我感到扎心難受,感受到神的急切心意和要求,神希望我能看清靈界爭戰的實情,在開除惡人的事上能不憑情感、徇私情,堅定不移地站在神一邊,實行真理站住見證,滿足神的心意。想到約伯臨到試煉時,在外表看是天災人禍、人的攪擾,但背後卻是撒但在神面前打的賭,因著撒但的控告與不服,神允許撒但試探約伯,為的是讓約伯作出見證來回擊撒但的詭計,撒但失敗後仍不甘心,又藉著約伯的妻子與他的三個朋友來攻擊、迷惑約伯,妄圖使他遠離神、背叛神,而約伯憑著信心和對神的敬畏始終站在神一邊,最後撒但徹底蒙羞失敗,為神作出了剛強響亮的見證。今天神擺上岳母和妻子也是為了檢驗我,因我還沒有完全衝破肉體情感的捆綁轄制,當我準備實行真理滿足神時,撒但並不服氣,藉著岳母和妻子來試探、攪擾我,對我威脅施加壓力,試圖讓我放棄對惡人的開除決定,想讓我屈從撒但與神為敵,這不正是撒但的詭計嗎?從外表看我臨到的是親情與教會利益的選擇,實則是一場靈界的爭戰,也是一場正邪之戰,背後是撒但與神在打賭,神在看著我,撒但在看著我,岳母與妻子在看著我,那些被惡人傷害的弟兄姊妹也在看著我,讓我面對,讓我選擇,讓我表態,看我是受岳母與妻子轄制向撒但屈服,還是堅持正義實行真理為神站住見證。這時,我又想到神的話說:「要剛強有骨氣,站住我的見證,起來為我說話,不怕任何人說什麼,只讓我心意得滿足,不受任何人的轄制,我向你顯明的,按我意不能耽誤。……我是你的後盾,我是你的盾牌,一切都在我的手中,你怕的是什麼?這不是情感太重嗎?你要儘快脫去情感,我就是不講情感實行公義。對教會無益處,就是親爹親媽也不行!」(摘自《話在肉身顯現·基督起初的發表·第九篇》)「神所說的得勝者是在撒但的權勢之下、撒但的圍攻之下,就是在黑暗勢力裡人還能站住見證,還能持守原有的信心,持守對神的忠心,不管怎麼樣你還能持守在神面前貞潔的心,持守你對神真實的愛,這樣在神面前就站住見證了,這就是神所說的得勝者了。」(摘自《話在肉身顯現·當持守住你對神的忠心》)揣摩著神的話,我感受到神在面對面地跟我說話,也是在引導我當行的路。神恨惡、厭憎惡人,要剪除一切惡人,不容讓惡人繼續存留在教會裡,這代表著神的性情,也是神對神選民的愛和保守。我應當體貼神的心意,在教會清理這項工作上,堅定地站在神一邊,愛神所愛,恨神所恨,堅持原則,實行真理,及時將惡者開除出教會,使神選民能有祥和安寧的教會生活,能正常地敬拜神、盡本分。明白神的心意後,我心裡有了背叛肉體、堅持正義的信心和動力,不再那麼受情感的攪擾和轄制了,內心釋放了很多。

 

實行真理, 審判刑罰, 認識自己

後來,我反省自己為什麼在這件事上總是反反覆覆不能實行真理按原則辦事?我看到神的話說:「生在如此污穢之地的人嚴重地受到社會的傳染,受到封建禮教的薰陶,受到『高等學府』的教育,落後的思想,敗壞的道德,低劣的人生觀,卑鄙的處世哲學,毫無價值的生存,低賤的風俗與生活,這些東西都嚴重地侵擾著人的心,嚴重地破壞著人的良心,打擊著人的良心,因而人離神越來越遠,人越來越抵擋神。人的性情變得一天比一天毒辣,根本沒有一個人能為神甘心捨棄,沒有一個人能甘心順服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性情不變化就是與神為敵》)從神的話中我明白了,自己一直活在情感中悖逆抵擋神都是因著撒但的苦害,撒但利用社會環境的傳染薰陶、文化知識的教育還有父母的說教,把「是親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等撒但的毒素灌輸到我裡面,讓我認為人活著就得講情感,不講情感就是無情無義、忘恩負義的人,為了維護情感,報答人的恩情徇私情,也合乎情理沒有什麼大錯。這些謬妄、荒唐的思想觀點一直在腐蝕著我的心靈,禁錮著我的思想,使我總也衝不破情感的轄制,雖然從神的話中我知道情感是神的仇敵,打岔攪擾神工作的就是魔鬼撒但,應堅持正義,實行真理,維護教會的利益,但實際臨到環境時,我還是很難實行出真理,關鍵時刻,當神需要我站住見證時,我卻拿教會利益和教會幾十個弟兄姊妹的生命做交易,去維護肉體親情關係。從中看到撒但的這些謬論、毒素已經在我心裡根深蒂固了,它破壞、打擊著我的良心,使我失去了正常人性該有的良心理智,不能順服神、敬畏神;這些撒但毒素與思想觀點使我的看事觀點越來越謬妄、荒唐,讓我背叛真理原則,成了打岔攪擾教會工作的撒但差役!想到這兒,我對撒但灌輸給我的毒素有了分辨,這些撒但毒素的實質就是黑暗的、邪惡的,是撒但用來敗壞人、迷惑人的,它外表上合乎倫理道德,合人的口味,但實際上是讓人背叛正義遠離神,使人是非不分,沒有原則,沒有正義感,在人群裡只講肉體關係,誰和他關係親近他就幫誰說話、撐腰,就是這個人做了損人利己、傷天害理的事情,也要想方設法為其袒護,違背事實、顛倒黑白地為其說話,讓其不用承擔罪責,最終導致整個人類沒有了公平、公義,全是邪惡、黑暗掌權。認識到這些,我對自己身上的撒但毒素產生了恨惡,經歷這件事也讓我看到教會是真理掌權、基督掌權,神鑒察一切,無論是誰作惡多端都按教會行政原則來處理,若不按真理原則辦事,憑情感、徇私情包庇、縱容惡人,就會被神顯明,有神的責罰、管教臨到。感謝神!此時我才明白,神用心良苦擺設這麼多環境都是為了改變我的思想觀點,改變我低劣、卑鄙的人生觀、價值觀,潔淨我裡面的撒但毒素,神為潔淨、拯救我付出的心血代價太大了!我不由得滿臉伏地向神懺悔:「神啊!我瞎眼愚昧,不認識你的公義性情,更不了解你的行政,憑撒但毒素活著,為了維護自己的親人,我憑情感、徇私情包庇、縱容惡人,充當惡人的保護傘,給教會工作和弟兄姊妹的生命都帶來虧損,我的所做所行實在讓你厭憎、恨惡,不配擔當你的託付。神啊!現在我已明白你的心意,也認識了自己的悖逆抵擋,我願背叛情感實行真理為你站住見證,按著工作安排的原則開除惡人,如果我再徇私情,不把惡人開除出教會,願你的咒詛懲罰臨到。」

第二天,我找到教會帶領同工,聽她們反映韓某還在教會到處挑撥離間、拉幫結夥,更加肆無忌憚地攪擾教會生活,導致整個教會弟兄姊妹的情形都受到影響。聽到這話我心裡面更加痛苦、不安,深感虧欠神,無顏面對神,只有用實際行動來彌補自己的過犯——開除惡人、安慰神心!

過後,我到教會與弟兄姊妹一起對照工作安排解剖、分辨韓某的實質與各種表現,通過交通,以往那些受她迷惑的弟兄姊妹都對她有了分辨,看透了她惡人的實質,開始揭露、檢舉她的惡行,不再為她喊冤鳴不平了,都棄絕了她。妻子也因著神話語的帶領引導,對她妹妹的惡人實質有了分辨,這完全是聖靈作工達到的果效,我心裡才有了些安慰,感到踏實、平安、喜樂。韓某被開除後,弟兄姊妹都過上了正常的教會生活,教會帶領同工也能正常作工盡本分了,隨之教會福音工作與教會生活都有了些好轉,弟兄姊妹都拍手稱快,看見神家真是真理掌權、公義掌權,都稱頌神的全能、智慧,讚美神的聖潔、公義!

在這短短的幾個月裡,藉著經歷神的作工,使我看到靈界的動態——神與撒但爭戰的真情實景,神說:「他與撒但爭戰到今天,從未失敗過,因他是智慧的神,他的智慧又是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的,所以,他不僅讓天上的萬物都順服在他的權柄之下,也讓地上的萬物都棲息在他的腳凳之下,更讓那侵擾全人類的惡者都倒在他的刑罰之中。這一切的作工果效,都是因著他的智慧而作成的。」(摘自《話在肉身顯現·你當知道全人類是如何發展到今天的》)在神拯救人類的工作中,撒但無時不在打岔攪擾神的作工,藉著一些惡人、敵基督在教會中作惡攪擾、迷惑、控制人,但神的智慧永遠建立在撒但的詭計之上,神允許惡人、敵基督與邪惡勢力在教會中存在,是為了把各方面真理作到追求真理的人裡面,讓神選民對惡人、敵基督仇恨真理抵擋神的實質有分辨。在這樣的環境中,真心信神、追求真理的人就能尋求真理,看透惡人的實質,恨惡、棄絕這些惡人、敵基督,為神站住見證。神是聖潔、公義的,神恨惡、剷除、毀滅一切屬撒但的敵勢力,惡者必不得存留在神的家中,看到神的權柄至高無上,任何敵勢力都不能攪擾破壞神的作工。藉此也顯明了我憑情感行事、悖逆神與神為敵的本性實質,受撒但毒素「是親三分向」「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的毒害,導致我沒有立場,不能實行真理、持守正義,對惡人還講良心、講憐憫,給教會工作與弟兄姊妹的生命帶來虧損,也在這場屬靈的爭戰中受了一些煎熬之苦。是神話語的引領使我看透情感的實質,也認識了神的聖潔、公義,能背叛肉體實行真理,與弟兄姊妹同心合意,按照原則開除惡人,看到了神的笑臉與祝福。神的話說:「因為有爭戰人才受了苦,才受了熬煉,這是真實的受苦。當有爭戰臨到的時候,你能真實地站在神一邊,就能達到滿足神。」(摘自《話在肉身顯現·愛神才是真實的信神》)今後我願凡事尋求真理原則,堅定不移地實行真理站在神一邊,盡好本分安慰神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engken2013 的頭像
chengken2013

东方闪电已发出 人都在光中得以复苏--诚恳的博客

chengken201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